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JET - Design - Home Tour - Karakter 丹麥出奇
電郵地址
密碼
submit
submit
CLOSE
issue JAN 2016 VOL: 161
2016-01-01 15:00
Karakter 丹麥出奇

版權條例一出,牛鬼蛇神現形。

喜歡設計,應該最尊重版權。筆者是病態到在公眾場所會反轉人家檯底驗明正身……現在要保護版權,理應支持。不過版權條例根本志不在保護版權,只是加多條莫須有惡法,旨在對付異見份子打擊反對聲音言論自由,三權合作做世界。Wyman慷慨表明支持二創you have my word都好,不過人家喜歡話拉就拉。

更加爆笑的是,撐版權條例的所謂版權持有人,自己都是靠「抄考」上位賺錢,現在以食老本吊命。舊時因為搭上經濟順風車尸位素餐大半世的既得利益者,都在這個大時代——露底。

至於家具設計,丹麥當然有食之不盡的優良老本。年過半百的經典設計繼續造繼續賣繼續靚之外,當代丹麥人沒有停留於懷緬過去光輝歲月,依然瘋狂推出新設計。現在丹麥品牌例如Normann Copenhagen、Muuto、Manu、Hay、Andtradition、Gubi等商業上一樣大成功。只要想想連香港這個地方都輕易買到以上產品,就知它們滲透力驚人。數一數,以上名字已經在本欄悉數登場﹙證明我們好貼市啊!﹚。不過人家的創作力仍未見底,現在又多個丹麥設計新名字,叫Karakter。他們同樣拒絕食丹麥老本,為了保存個性,甘於大膽創新冒險。所謂Karakter,就是丹麥語character的意思。

設計移民 等足5年
當你以為Karakter要踏上一條怪雞不歸路,他們又會有樸素簡潔(卻不簡單)的設計。遠在南非的設計團隊Anatomy Design,一樣逃不過丹麥人的法眼。Andrea Kleinloog及Megan Hesse and兩個女設計師本來在約翰內斯堡從事室內設計,最後想不到自己的設計會被Karakter帶到米蘭家具展。她們設計的燈飾Lab light外觀簡簡單單,應該想不到將設計由南非移民到歐洲,竟然花了5年時間!

Andrea Kleinloog用一個簡單概念設計出Lab light:叫Lab,因為它的結構就跟實驗室那些用來夾試管的金屬用品一樣。不過經過她剪裁修飾,再配搭好用料之後,一盞檯燈仔就變得簡潔實用,具氣質又帶點菱角。它在南非贏得當地設計展推崇為南非年度「Most Beautiful Object」。不過拿到這個獎後,設計師方認識到殘酷的設計世界!當Lab light見街,查詢者眾時,她們只是手作仔造了五盞燈!於是她們決定成立Anatomy Design,想將這盞小檯燈推出市面之際,才發現南非的生產環境跟市場掣肘多多。因為當地市場及生產技術所限,無法大量生產降低價格,就算整得出但價錢貴無市場;她們更不願意將貨就價作出妥協,改動設計。最後,兩口子自己兼營零售,自己設計自己賣。

直至有個叫Christian Elving(即是後來Karakter的CEO)的丹麥人傳電郵來表示對Lab Light有興趣(她們起初還以為是spam mail!),她們就戰戰兢兢將十盞Lab Light寄到丹麥,心想這次可以衝出南非直搗家具設計風眼:歐洲市場了。因為要符合歐洲燈飾標準、再經歷多次改良、再等待Karakter儲齊足夠設計,可以一次過參與大型展覽………一連串的翻來覆去,足足用了5年時間!這是見到甚麼簡單設計,覺得只要花幾百銀就可以從東莞「淘」回來的香港人所不能理解的。

全文請參閱161期《JET》。

issue DEC 2015 VOL: 160
2015-12-01 10:00:00
日本 實驗 David GlÄttli
我們都愛死日本,你愛不愛?

一個香港仔跟一個瑞士人,難得在新界火炭坳背灣街的一幢工業大廈相會。時為深秋﹙不過仍然熱辣辣!﹚,兩個人談家具講設計,不過對話內容離不開日本。筆者終於抵唔住頸,道出下一個日本假期企劃:

「現在最想跟幾個朋友在Airbnb book間日本傳統民居,最好在鴨川旁邊啦。之後每日可以沿著鴨川踩單車,在三四五条亂兜。好想飛身插入錦市場內盛滿漬物的大木桶內,好想用顯微鏡睇清那幢靚到令人窒息的Mina Perhonen大廈,好想去Sou Sou買完又買,好想食豆腐腐皮……市內飽嘗物慾食慾、效外吸靈氣梅花間竹地進行就perfect……」

這個瑞士人高大,不過溫柔又纖細。你跟他講日本,他最歡迎。因為他是日本家具品牌Karimoku New Standard的創作總監David Glättli。David比你跟我可能更愛日本!縱然工作需要周遊列國,不過他仍然以日本為家。在日本住還不夠,還要是京都!住京都都不突止,還要是上百年的傳統民居Machiya﹙町屋 / 町家﹚。就算在日本友儕之中,也只有他一個住町屋。

當然,在町屋內每個角落,都放滿Karimoku New Standard的家具,無論是荷蘭比利時瑞典瑞士的新設計師都好,都跟百年傳統町屋無縫交接……這就是David Glättli進行的日本實驗:傳統技術與新設計、日本與全球都好。只要靚,其實可以完美融合,美學上的globalization。

為了貫徹美學上globalization實現世界大同,決定下次到京都踩單車,一於踩到David Glättli門口……

町屋時空
品味實驗
跟David Glättli一起來港的,有Karimoku New Standard的日本職員, David是用流利日語跟同事溝通。

J    :    《JET》/  D:David Glättli
J    :    你未讀設計前,已經讀日文?
D    :    我在蘇黎世已經學日文了,之後才到米蘭及洛桑的ECAL讀工業設計。最後我一個人去到日本,都不關設計事,只是我真心喜歡日本文化,想去親身感受這個國家。08年時我在日本設計師柳原照弘(Teruhiro Yanagihara)的事務所工作,他就是幫日本家具集團Karimoku籌組Karimoku New Standard的設計師。後來我就是接手了創作總監的工作。

J    :    不是book Airbnb放完假就走,京都町屋住得開心?
D    :    我未搬到京都,已經在大阪住了五年。搵屋過程不易,當時我每個周末來睇樓,一看就四個月,而且我是外國人,按金要雙倍!我跟公司提出想住在町屋,他們都好支持。住過之後,你會發覺傳統的町屋有一流的設計元素。用榻榻米劃分面積,又可以因應不同場合,簡單趟開門就變出不同空間,又有好多入牆的儲物位置。不過最重要的是,這些町屋由傳統工匠製作,不是建築師。就算沒有冷暖氣,去廁所時夏天好熱冬天好冷都好,這些小事不會影響到我。我好享受在那個細小的中庭看雨。
        其實,我最想做一個示範,就是在傳統的空間內過現代生活。正如Karimoku New Standard一樣,它有傳統的技術,卻是當代年輕設計師設計。我們證實了一件事,就是不理國籍年代,好的設計總可以完美融合。現在京都再次成為流行文化中心,好多人想回到京都過些平靜日子。我們更要學習怎樣在舊建築裡生活。正如現在好多人改動工廠大廈、貨倉一樣,喜歡設計的,一定享受改動空間。
J    :    職人匠人都好自我,而且對於堅持傳統,日本人都……
D    :    我記得第一次去工廠時,它的整潔及緊密組織真的嚇我一跳!明明會在這裡鋸木頭,為甚麼地上可以一塵不染?是不是地板會食木糠?除了整潔有組織,連帶員工的穿戴、行為舉止都好像受過嚴格訓練一樣。他們一進工廠就會戴起有工廠名字的Cap帽,工作時除了機器的聲音,你好像甚麼都聽不到。每當午餐、小休時間,整個工廠立即變得空無一人。午餐、小休完結,他們又好像不知從哪裡跑出來,無聲地準時回到自己工作崗位。
        職人匠人當然有他們的傳統,他們第一次見到我們提出的設計時,可能會皺起眉頭說muzukashii(日語「難」的意思)。這時我就要確定:「難」是真的無可能做?還是有可能做,不過很難?還是有可能做得到,不過他們不想做?這時候我的小團隊就會成為裁判,看年輕設計師與日本傳統工匠怎樣拔河。所以每一件產品都是一項挑戰。不過Karimoku New Standard之所以成立,就是要將日本工匠的技術帶到下一代、帶到全世界。有好多工匠仍會好享受,用他們的技術做出新設計。

美學Globalization
J    :    Karimoku New Standard有荷蘭、比利時、瑞典瑞士、日本設計師,好難磨合吧。
D    :    這正是我的工作。由選擇跟哪位設計師合作、跟進生產、到宣傳工作、品牌所有相片、展覽佈置等等。總之從每一個小細節都好,都要確保品牌的性格一致。有趣的是,關於設計,我們沒有給任何指引予設計師。不過來自不同國家的設計師,最後交出的作品又好配合到Karimoku New Standard。情況有如搞展覽,你會找大家品味一致的藝術家來,大家對美藝、設計都有相近的價值觀,大家就會有默契。正如日本設計跟北歐設計一樣,彼此都推崇自然的物料、大家都不喜歡過度修飾、大家都愛既簡樸又純粹的設計語言。

全文請參閱160期《JET》。
text     :     祖慧
PHOTO     :     Norio Kidera and Takumi Ota
Special thanks     :     Out Of Sto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