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JET - Watch - Brand - BVLGARI 蝴蝶領軍
電郵地址
密碼
submit
submit
CLOSE
issue NOV 2015 VOL: 159
2015-11-12 16:00:00
BVLGARI 蝴蝶領軍
Bulgari雖以珠寶起家,最先迷醉的是舉世綽約佳人,唯進入腕表年代,品牌早已不分男女,叫所有雌雄性動物都對它甘之如飴。以俘虜女性為首要任務的,舒淇為領軍代表的LVCEA系列近年火熱得很;至於男裝系列,Bulgari更不乏大量選擇,隨著收購Gerald Genta及Daniel Roth傳統表廠,以及添置自家表殼及表盤廠,實力一下子雄渾了多倍。隨手挑來,就有以下三枚雄獅之選:複雜的、潛水的、高科技的。

複雜代表:
Papillon Heure Sautante
不只複雜,還幽雅漂亮,腕表的創作靈感,是來自蝴蝶的翩翩飛舞。12時位置的跳時顯示,雖屬複雜功能,但在Papillon Heure Sautante的表盤設計裡,視線都給下半部的分鐘顯示搶去不少……用來指示分鐘的,是兩支獨立兼可自轉的菱形指針,當一支「當值」的指針在表盤下半部180度遊走,另一支就在上半歇息,直至每個小時的55分鐘,便會作90分鐘自轉,準備下個小時登場。加點想象力,這兩支每小時自轉又公轉的菱形指針,不就像拍翼飛舞的蝴蝶翅膀嗎?而這個秒針設計系統實用好處,是耗能較少,換句說話,對腕表的動力儲存能得以提升。Papillon Heure Sautante搭載品牌自製的BVL 252自動上鏈機芯,震頻每小時28,800次,備42小時動力儲存,45mm表殼則有18K白金或玫瑰金版本。

潛水代表:Diagono Scuba
強悍深潛表,你未必第一時間會想起Bulgari,但當有機會親身接觸Diagono Scuba,又會覺得它不是一般潛水表,那優雅、那氣質,就是有點與眾不同。對了,你就是感覺到它不止適合陪你翱翔海洋,更能陪伴你出席晚會派對……擁有此獨特感覺,得靠品牌的設計總監Fabrizio Buonamassa Stigliani,他在設計新一代Diagono Scuba腕表時,刻意把傳統的意大利優雅風格滲進去,例如表盤、例如表圈、就連指針與時刻,都有著古羅馬石柱及拱門的建築因子。只要細心點欣賞,Diagono Scuba是一款極具個性的優雅潛水腕表,只此一家的。
腕表系列成員眾多,黃金殼精鋼殼或兩者相配、金屬鏈帶或橡膠帶、啞黑或乳白光銀色表盤,不乏選擇。它們的共通點是,表殼直徑41mm,搭載Solotempo自動上鏈機芯,防水深度為300米。

高科技代表:Diagono Magnesium
1998年面世的Diagono,是使用鋁金屬的業界先驅,奠下了物料創新先鋒之形象。今年新作Diagono Magnesium,品牌把創新精神延繼下來,再以高科技帶來不一樣的非凡物料。首先,就如表名一樣,鎂金屬是提名要點,它是一種極輕的銀白色金屬,今天由超級跑車領域走進腕表界;跟著是沿用於太空穿梭機粅料的PEEK(聚醚醚酮),質輕、耐磨、堅固、抗高溫、摩擦系數低、毋需潤滑劑都是其優點;最後還有取材於保護賽車的特殊亮漆Motorlac,它能扺禦極限溫度及物質伸延之震盪。多項突破物料打造新表的表殼、表盤甚至表帶部分,要多謝品牌的物料研發部。
炭灰、棕、銀、藍色表盤各有美態,我們覺得棕及藍色最搶眼球。另外也要預告,品牌首款智能表,就是以Diagono Magnesium為主體再加入微型晶片,我們正密切留意它的來臨。



($34,300)
text : Ringo / photo : Kauzrambler
issue NOV 2015 VOL: 159
2015-11-10 12:00:00
陳楷遜XJaquet Droz 骨子裡的機械心
陳楷遜XJaquet Droz
骨子裡的機械心

這些年來,陳楷遜﹙Carson﹚一直活躍於高級鐘表界,從私人收藏,到出任鐘表品牌、拍賣行的負責人,再到今年擔任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大中華區主席,從來都不遺餘力地推廣瑞士高級製表文化,將精湛工藝和經驗傳承下去。鐘表與他,就是不能分割。

Carson的興趣很廣泛,喜歡手表、電單車和小型賽車,他不諱言從小已有工程師的mindset,他稱父親收藏了很多機械手表,相機、古董打字機和機械計算機,耳濡目染之下,自幼已培養了他對機械的興趣。他回憶說:「10歲時我已經玩一部少年才懂操控的遙控車,我又愛拆開父親的寶貝來研究和重新裝嵌,幸好他從不阻撓我,讓我可以自由在機械領域中探索發展,我對機械的熱愛,大概是承傳自父親。」

育有兩名女兒的Carson,亦受到他的薰陶,小小年紀開始對機械產生興趣。他說:「九歲的大女兒曾參加我舉辦的機芯裝嵌班,小女兒也知道我喜歡鐘表,經常提醒我帶相機外出,又問今天會坐哪輛汽車?她們對機械毫不陌生,因為在不經不覺間,我傳授了機械的知識給她倆。」說罷,臉上流露出慈父的溫柔。除了機械,Carson也愛陪伴女兒畫畫玩勞作玩lego,「我希望她們可以學習與人直接溝通的技巧,我不想她們只懂用手機與人溝通。」知識與價值觀對他來說,缺一不可。

今年,Carson接受了另一份使命——擔任了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大中華區主席,經常穿梭不同的城巿,向鐘表愛好者推廣高級鐘表文化,同時為鐘表同業舉辦專業培訓工作坊,希望藉此鞏固及提升業內人士的專業水平,提高認受性,進一步弘揚高級鐘表文化。

從Carson身上,我們看到承傳的意義。這種精神,亦是高級鐘表界所珍視的。「承傳就是將新與舊融合,把舊有的傳統保存下來,結合新思維再發揚光大。當然,不是所有舊東西都需要留低,只要有其獨特性和代表性,就應該保留。」Carson認為一個品牌不管是年輕抑或歷史悠久,都應該有其獨特的DNA,例如設計和品牌理念,都要有引人入勝的地方,這樣的品牌,自然有班知音人追隨。

「DNA即是品牌精神,一個品牌無論經歷多少時間的洗鍊,仍然堅守其一貫的精神,就值得我們欣賞珍視。像Jaquet Droz,二百多年來都守護著簡潔的設計和琺瑯技術,凝聚了品牌的獨特個性。」手上配戴著象牙色大明火琺瑯日期顯示大秒針(Grande Seconde Quantième Ivory Enamel)腕表的Carson續說,「這枚腕表正好展示了創新與傳統的精神,它糅合品牌最優秀的大明火琺瑯傳統工藝,保留了由兩個小表盤組成的8字iconic設計,而機芯方面,則採用矽質游絲與倒置式擒縱叉,是一個大變革;一枚腕表能做到裡裡外外都包含新與舊的特質,就是品牌的價值,也是我強調的承傳精神。」說到鐘表,Carson即滔滔不絕,可見鐘表與他的緣份,是注定的。

美學與創作的承傳
Jaquet Droz
Grande Seconde QuantiÈMe Ivory Enamel
象牙色大明火琺瑯日期顯示大秒針
秉承經典美學風格的同時不忘創新,向來是雅克德羅﹙Jaquet Droz﹚所珍視的價值,最新的象牙色大明火琺瑯日期顯示大秒針﹙Grande Seconde Quantième Ivory Enamel﹚腕表,通過機芯與外觀的改變,將與時並進的精神表露無遺。

首先,機芯首次進行重大變革,品牌大膽採用矽質遊絲與倒置式擒縱叉。表迷都知道,矽的質地柔韌富有彈性,世界上僅有少數製表廠精通使用此材料製表,而且矽能很好地抵禦撞擊、溫度變化和壓力,而且不受磁場影響,性質穩定,恒久不變。
至於機芯潤飾,Jaquet Droz亦做到一絲不苟:主機板雙面珍珠圓紋研磨;齒輪採用倒角、拋光、圓紋效果;精鋼部分則採用柔和倒角、直線紋路;邊角部分經手工打磨拋光,只要翻轉腕表,即可透過透明底蓋欣賞機械之美,機芯表面還特別飾以扇形日內瓦波紋,彰顯尊貴身分,呈現出現代美感。
大明火琺瑯工藝是Jaquet Droz的獨有傳統,今次更演進成雙層琺瑯表盤,帶來更為深邃立體的時計閱讀體驗,而兩個小表盤所組成的品牌幸運數字8,是令人一見難忘的完美標記。
腕表備有紅金或白金的39mm和43mm兩種表盤,適合不同表迷的需要,將經典元素注入活力,再次印證Jaquet Droz不朽的製表工藝。■